您的位置:188体育 > 科技视频 > 还需量体裁衣,一带壹头

还需量体裁衣,一带壹头

2019-09-19 21:10

“一带一路”东风已至 软件业“走出去”还需因地制宜

7月1日,第二十一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(以下简称2017软博会)第五场全球软件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展览馆召开,主题是“‘一带一路’软件行”。 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朱皖致辞。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商务参赞韩勇、外交学院院长助理高飞、香港投资推广署华北投资推广总监胡盛龙、东软集团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陈锡民、广联达高级副总裁刘谦、深圳市软件行业协会秘书长郑飞、宁夏中阿万方总经理沙彦聚发表了演讲。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陈宝国主持开场。 朱皖公布了我国软件业务收入的相关数据,她指出,我国软件业务收入从2000年的586亿元到2016年的4.9万亿元, 16年间增长了80倍。这说明软件产业已步入高速增长、快速迭代的爆发期,正在加快向网络化、平台化、服务化、智能化、生态化演进。可以预见,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,软件产业在信息化培育新动能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。 韩勇强调对外投资合作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重要内容和方式,而软件正成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,所以新形势之下推动我国软件产业的健康有序布局也是推动我国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在更高的水平开展务实合作的重要抓手。他建议从共商合作领域、共建合作项目、共创合作方式、共享合作成果四个方面入手。 高飞解释了“一带一路”受到多个国家热烈响应的原因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扩大,使外界认识到中国的发展对世界是一个重大的机遇,这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大前提。国家崛起的过程中应该注意“政通人和”。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不仅仅是一条路,让中国的商品、资本、人员产生影响才是根本,而软件作为中国*活跃、*有创新能力的行业,可以对“一带一路”顶层设计发挥巨大作用。 胡盛龙介绍了香港信息产业发展的*新情况,他表示香港在招商方面有很多优惠政策,而且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化城市,在“一带一路”规划中,连接国内和海外,能帮助在港企业吸引投资,减少税收,推广资源等。 陈锡民指出,软件和服务应该成为国家“一带一路”系统建设中的灵魂,因为所有的事物都离不开信息、数据和互联网。当然,在全球竞争的环境下,“一带一路”会对企业的知识产权和核心竞争力带来挑战,当地的法律法规、文化和本地服务领域也是需要克服的因素。 刘谦认为,“一带一路”为企业带来*大的机会是人工。企业在“一带一路”中有三个发展方向——软联通、硬联通和人联通。硬联通是把当地的基础设施和陆域板块进行有效连接,软联通是信息连接,人联通则关注的是和人相关的数据,连接科技和人才,这对中国品牌走出去、提高中国软实力至关重要。 郑飞介绍了深圳软件产业发展情况。数据显示,深圳是产业聚集度*高的城市。深圳当地企业在“一带一路”背景下,首先应当发挥优势,构建产业生态。其次需要搭建推广平台,通过展会交流让企业得到海外市场的机会。*后希望政府有政策引导,作为移动互联网企业,如果在海外项目投资方面有优惠政策,就可以得到更多支持。 沙彦聚介绍了中国阿曼产业园的情况,作为“一带一路”重要产业园区之一,希望阿曼在获得优惠政策外,可以利用周边比较低廉的人才资源,发展软件和电商,让当地优势产能走出去。

■本报记者 李惠钰

图片 1

软件产业已步入快速迭代、群体突破的爆发期。 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走向国际化、服务全球市场是国内很多软件企业的共同目标。随着“一带一路”政策的逐步落地,国内软件业加快“走出去”的步伐,策略也从以往简单的“外包出海”提升到随中国经济整体实力“抱团出海”。

数据显示,2016年,我国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对外投资额达到200亿美元,同比增长2.5倍。其中一大部分软件企业把海外市场开拓延伸到东南亚、中亚、西亚和北非等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地区。

“2016年,中国软件企业承载‘一带一路’相关国家服务外包执行额达到了841亿元,占我国承担离岸外包业务总额的17.2%。”7月1日,在于北京召开的第二十一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“‘一带一路’软件行”分论坛上,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朱皖给出上述数据。

在朱皖看来,软件产业已步入快速迭代、群体突破的爆发期,正在加快向网络化、平台化、服务化、智能化、生态化演进。可以预见,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,软件产业在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、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推动“一带一路”的建设当中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。

信息技术的无疆域性让越来越多的国内软件企业不再满足本土市场,纷纷放眼海外,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。借助当前“一带一路”的政策良机,国内软件业开始大胆地走出国门,输出人员、技术与资金。

作为信息化和软件产业的主管部门,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正在全面推动与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在相关领域的各项合作。“比如中德智能制造、中印软件外包、中日韩开源软件等合作项目深入实施,促进了国际双边与多边产业交流与合作,特别是在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、新模式方面的交流。”朱皖介绍道。

与此同时,我国也支持和鼓励更多的企业和研究机构围绕“一带一路”的战略进行交流和对接。金山办公软件此前就发布了WPS Office开源版,中国工程院以及西安交通大学等学术机构也实施了“一带一路”软件人才的培训。

“实际上,‘一带一路’之所以受到多个国家的热烈响应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扩大,使外界认识到中国对世界是一个重大的机遇。”在外交学院院长助理高飞看来,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不仅仅是一条路,让中国的商品、资本、人员产生影响才是根本,而软件作为中国最活跃、最有创新能力的行业之一,可以对“一带一路”顶层设计发挥巨大作用。

对于国产软件而言,在经历国内市场的考验后,也已经积累了“走出去”的优势。“从我们最早单纯向发达国家学习、引进,到现在的很多IT系统、软件系统成为服务全球用户数最多、行业应用最复杂、技术性能等各方面要求最苛刻的市场,有相当多软件产品和解决方案已经经受住市场竞争的考验。”东软高级副总裁陈锡民分析道。

在朱皖看来,2016年,中国软件业务收入前百家企业90%的出口都是面向东南亚、拉美和非洲等国家和地区,“‘一带一路’软件行”潜力巨大。

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,中外企业合作最多的领域是基础设施建设,在此情况下,软件行业走出去的机遇又会在哪里?

广联达高级副总裁刘谦认为,软件并没有被忽略,在工程建设数字化、智能化的大趋势下,软件反而将发挥更为巨大的作用。

“过去,建筑的标准是关注设施、设备,未来,建筑标准将关注人的舒适性,建筑业未来的发展是以人为本。所以在此背景下,我们将会形成一个数字建筑产业平台,用这个平台形成整个建筑产业升级的核心引擎。”刘谦认为,数字将会成为建筑行业的核心业务战略,并把前期的建造、运维及后期使用过程连接起来。

“软件行业的变化是从原来面向过程的开发到面向对象的开发,建筑行业的重大升级也是从面向过程的开发到面向对象、面向最终空间交付成果的开发。”刘谦补充道。

多位专家也表示,当下所有的建设都离不开信息、数据和互联网,所以,“一带一路”为中国软件产业开辟了一个想象无限的发展空间。

智慧城市就为软件业发展提供了想象空间,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陈才表示,我国以城市网格化数字管理、综合智慧城市运营中心、“互联网+政务服务”等为代表的系列新应用和新模式,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城市破解发展难题,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借鉴。

与此同时,伴随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兴起,我国还涌现出一批软件和信息服务业龙头企业,基于数字经济的智慧产业,也已经具备了对外产能合作的基础。

“对外投资合作是‘一带一路’建设的重要内容和方式,而软件正成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,所以,新形势之下推动我国软件产业的健康有序布局也是推动我国‘一带一路’沿线国家在更高的水平开展务实合作的重要抓手。”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商务参赞韩勇补充道。

因地制宜化解“水土不服”

“一带一路”成功的关键在于“互联互通”,这其中包括“政策沟通、设施联通、贸易畅通、资金融通、民心相通”,然而,在这互联互通的过程中却常常面临“水土不服”。

“‘一带一路’要做的事情是要和别的国家进行对接,不是提供单纯的发展元素,或者是创造一种所谓的中国化的马歇尔计划。”高飞认为,中国是希望域外国家和我国能够共同发展。

但是,中国人在“走出去”的过程中,却习惯性用自己的思维去思考外部的事情,这也导致在“一带一路”的建设过程中经常出现碰壁的现象。

“比如我们在波兰的公路计划,原来设想非常好,条件也得天独厚,但在合作的过程当中我们没有把当地的法律规范甚至文化考虑进来,还忽略了这条路本身处在当地的保护区,就是典型的例子。”高飞举例说。

对于软件这一基础设施,同时也是集知识密集、技术密集于一身的产业,碰壁在所难免。在高飞看来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中每个国家的政策都各不相同,因此,走出去的前提就是必须要注意“一国一策”。对此,韩勇也提醒道,软件企业的国际布局更需要因地制宜。

“中国与有关国家开展合作是建立在各自需求基础上的互利合作,软件企业走出去要充分考虑自己的优势和当地的发展需求,因地制宜,选择好重点和优先发展方向,使合作项目符合当地产业发展和自身需要。”韩勇建议。

韩勇还希望软件走出去的企业加快信息化基础,深化与当地合作,共建合作项目,并实施好重大项目,充分发挥示范引领作用。另外,软件企业还应该不断开拓新的合作领域,推动业务多元化,注重中外文化整合,加快推进与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工业化合作伙伴计划。同时也要积极参与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建设,加强国际组织和多边开发机构合作,积极开展三方区域的互联互通。

“软件走出去企业一方面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,遵守国外相关国家法律,同时要履行好社会责任,积极融入当地社会,树立中国企业的良好形象,为繁荣市场、扩大出口作出贡献。”韩勇说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7-07-06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)

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科技视频,转载请注明出处:还需量体裁衣,一带壹头

关键词: